桑薄凉

【素续缘&四智武童】风雨送人来

远天似倒了瓶青墨,晕染开,晕染开,渐深了竹叶林上片片翠色。

潮湿中,一颗随风颤动的水露顺着叶脉左游右走,终于追上了山间缓步而行的人,沿着额角划过他的侧脸,青年眼睫微颤,随意的顺着方向偏头而望,却见一个小小的影倒在了竹林中。

眼看小孩胸前衣襟满是血,他心下一惊,忙上前抱起孩童一诊脉搏,青年微微皱起眉,急运功体为他调整内息,察觉到此人体内的深沉内力时,他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落下的零星几处雨点,打湿了孩童的衣角,确定暂无其他异状后,他将小孩抱入了不远处的亭子内,拿出随身的药箱为伤口做起紧急处理,又得半晌,孩童方渐渐转醒。

“这里是——”孩童迷茫的抬头,看到素续缘的脸便是一惊,猛地又咳出几丝鲜红来,“咳咳!你怎会在此?”

素续缘起手为他运气周转,他看着怀里的孩子,“怎么,你认得在下?”

小孩不语,四周顾盼了一下,抿起嘴笑着摇了摇头。

“那看来素续缘今日是得遇一位有缘人,请问前辈如何称呼?”

怀中人眯起眼指了指自己,“前辈?”

素续缘拿出手帕抹去小孩唇边血色,又抚着他的胸口顺了顺气,“您莫开续缘玩笑了,刚刚为您疗伤时,得见前辈之功体虽有受损,内力却仍然深不可测,您怎会伤重至此?”

孩童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跳,从素续缘怀中跳下,转身回道,“一桩恶事,就不多提了,四智武童此回多谢小友。”

素续缘亦起身,“前辈不必言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人于己这都是好事。”

他像忽然想起什么的偏头望向亭外,山色空蒙,雨果然渐渐的大了,竹林间起了一片雾。

“四智武童前辈急于离开吗?若得片刻空闲的话,就在此陪续缘避一避雨吧?”

“好——”,四智武童似乎是发觉自己答应的有些快,怔了一瞬,偏过头看向亭外,“好。”

素续缘收拾好药箱,走到石椅旁坐下,“前辈,难得休息就多坐坐吧。”

四智武童似乎还有些刚醒的恍惚,走路有些不稳,晃了几步,总算是挪到了石凳旁。这亭里的石凳有些高,四智武童三尺三的身高,他试着踮起脚却没坐上去。素续缘坐在桌边,撑着脸看他往椅子上爬,笑意快从眼底里溢出来,他起身将四智武童抱上石凳。四智武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

“前辈,续缘久不近江湖,您可否告诉告诉续缘苦境近来发生些什么?”

四智武童趴在桌子上,半张脸埋在衣服里,思考了一会道来些江湖见闻,什么听说冰楼重塑复活的佛剑长了一张龙首脸,什么失忆的一页书总自诩云渡山上一高僧说名人名言,什么烟都改名为欢喜烟家,老狗的帽子面具耳朵是活动的,策梦侯变性了,有个叫步香尘的大妈总爱到处调戏人,上回还管自己叫死囝仔........

素续缘,“嗯???”

他哑然失笑,“不愧是前辈,居然如此通晓武林事。”

素续缘斜倚着手臂道,“只是续缘有一位很在意的人,素还真,前辈您认识他吗?”

四智武童眨眨眼,安静了一会,把头埋进了袖子低声道,“听说他.......现在正在一隐蔽之处养伤,一时之间还无法出来,但是那里很安全。”

亭外雨声渐大,淹没了他的声音。

素续缘敛起了笑意,凝视着四智武童道,“实不相瞒,素还真乃是我之父亲,但我已许久未得他之消息了, 他为了保护我,让我远避武林,我虽知这是为了我好,但——”

四智武童闻言一僵,抬起头望着他。

素续缘迎上那目光的瞬间顿了顿,“.........虽然续缘相信爹亲的智慧与能为,但夜深人静思绪杂乱的时候,我又总会有丝压抑不住的怀疑在脑海中泛起,真的会有天下靖平,狼烟止息那天吗?如果上天真的要素还真付命苍生,它又是否给予了他足够的运势来避免那些责任带来的灾祸,他为武林如此舍生忘死,可他受到的苦痛非议却比他得到的善意要多得多,每每听闻他受伤,中毒,失踪,我都如同弱水上的浮絮一般无能为力之时,又会对这天命心怀不忿——究竟他何时才能逃脱这困苦轮回,与我团聚............”

四智武童皱起一双小小的漩涡眉,“小友莫要忧心,即便我们现在所踏上的路多有黑暗,但在各位正道人士的扶持下,星星火也已渐成燎原之势,我们所承担的,背负的,都将化为破开这片尘霾的利刃,又常言天道酬勤,对素还真而言,若他真的听天命尽人事,那自会命运不负,终一日得偿所愿,武林不是缺素还真不可,他也知其一人力量之弱小,但他只望为苍生尽足一份力,能让世间少一些像小友你曾经受过的那些悲伤,那就足够了。”

他跳下椅子,上前抓着素续缘的手放在自己毛茸茸的头顶上,扭着脑袋往他手心里顶,“你是素还真的儿子,是他人世间最深的牵挂,只要你还在,素还真就必定会一次次的回到你身边。在那之前,就委屈你就躲藏在安全的地方为他祈福吧。”

素续缘俯身抱住四智武童,笑的有些无奈的揉了揉他蓬蓬的头发,“您平安。”

四智武童静了一瞬,回抱住青年的腰,埋头在他的怀里拱了拱,轻声道“乖续缘,乖。”

——————————————————————————————————

啊,是续缘来信了。

【——屈阿伯,我见到爹亲了,好可爱好可爱的啊。】

嗯????

——————————————————————————————————

其实是按着《卜算子·风雨送人来 》写的,就是一个续缘看见爸爸受伤心疼了,在一哥面前撒娇想让他注意安全多回家看看,而一哥怕暴露身份可能给续缘带来安全隐患,又因为这个模样太幼齿,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所以也有点不太想承认自己是素还真的段子啦,初衷只是想看小四给续缘卖萌而已.......(ps:因为老剧里好些高人都有漩涡眉,所以为了剧情需要这里就不以此作为认人依据了)

【素风】月明连理影

“劣者痛恨憾事。”

风采铃抬起头看他。

“你会成为素还真的心魔,你是素还真极力趋避的梦魇,是我甘受的痛苦。”

长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月光恍惚下看不真切素还真的表情。他似乎带着些无奈,微微的敛起了眉心。

“劣者做事向来带着目的,如果这就是我们注定的终局…………”

“…………”

“那劣者会豁力劈开一条你我二人共生的前路”,素还真走向她的背后,用黑暗隐藏起情绪。“在此之前,吾希望你能将自己所负担的一切交付吾。”

“在这江湖里,我做不了任何承诺。”风采铃淡淡的开口,“但除去身份立场外,我不会后悔将自己交给你,身或是心。”

“我们都了解这有多危险……”背后的素还真轻轻环住她,他抬起手隔空覆在她的眼前,俯身在她的耳畔如同叹息般的轻声道,“但即便是噩梦,劣者也想拉着你一同坠下。”

风采铃闻言一震,发上的珠串摇摇摆,擦过素还真的颈边,又碰上她的耳垂,两人的心皆是一荡。

素还真静静的垂下眸,继续道,“这是劣者的私心,也是劣者最不想要发生的事情。”

风采铃拉过素还真挡在她眼前的手,在掌心印了一个轻吻,偏头看向素还真时,她的脊背有些轻微的颤抖。

长睫下流转着月光,怀里柔软的人开口时声音却坚定,“吾不会后悔。”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段子,原因是新异数里的一姐实在是太A了hhh.......受伤的一哥又很柔弱(?),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一姐的气场,一哥作为大本命很怕写ooc...........

【冷花】《艳色随拈》下

在那之后,冷剑白狐追逐花信风的视线越发的露骨。
他渐步明白了沉默只是在逼着自己疯魔。
年少不知惧,他仗着这长久的师徒关系,花信风会对他多加纵容,便策划了那个契机。

对练时冷剑白狐那出乎意料的一剑,令花信风避闪不及,肩被剑气划伤。
”师尊!“冷剑白狐面上一惊,忙上前查看。花信风却不甚在意,带着些赞赏的语气说道:“反应不错。”
冷剑白狐心生欢喜。

看着花信风返身步入房中,他静立在雪里,凝视着剑锋的眼神微暗,手指抹去剑上血痕,贴在唇边,笑着吻了吻。

冷剑白狐随后进入房内时,坐在床边脱衣的花信风动作微微一顿,
“请让我为师尊包扎,您自己动作很不方便。”
“......嗯”

他伸手褪下花信风半边衣服,拉开内衬,露出线条漂亮的肩与锁骨,花信风抬手将沾染了丝血色的长发拢到另一边,就看到那条渗血的痕横裂在肩上,带着他出剑的弧度,乍眼的像是个恶劣的笑。
他呼吸一滞,内心复杂的拿起旁边的止血油膏,挖出一些,指尖轻轻沿着伤口涂抹。
油膏渐渐被体温融化,有些顺着衣服流了进去,花信风便将衣服又扯开了些,冷剑白狐的拇指沿着油膏流下的痕迹轻擦,若有若无的擦过花信风的胸前,花信风身体一僵,眯了眯狭长的眼。

冷剑白狐拿起纱布,看着那一处血色,开始了包扎,“师尊,徒儿现下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独自迈过的障碍。”
“你需要为师做什么。”
“只要你。”
“荒唐。”
“我也这样觉得,师尊。”
“……”
冷剑白狐的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只是力道不自觉的稍稍加重了些。

“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遇到的是一片没有尽头的花期,眼见我被那场艳丽困在原地,信风无时不刻的吹拂在我的身边,可我却连去向都寻不到。“
冷剑白狐停下手转头对上花信风的视线,眼眶微微发红,“师尊,您救救我。”
花信风凝视着他,眼中晦暗不明,半晌,他闭了闭眼叹息般说道,“这若是你的玩笑,我会杀了你。”
冷剑白狐只觉暴流涌入心脏,脑内嗡嗡作响,“花......信风........”
他倾身而上,将怀抱中的花信风一次次的拖进更深的欲海里,情至深入,难以呼吸。

随着波涛翻涌,在浪潮一次次的冲撞中,碎片疯狂的泻下。
终于,承受不住这重量,即将破碎的颜料盘被阵疯狂鼓动的心跳声撞翻,颜料汇流在一处,沿着花蔓艳身蜿蜒,粘稠的从花信风双腿间缓缓淌下。

原来他的欲望是白色的。


————————————————————
烂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节奏太快了,实在是掌控不好,还要继续练,其实原本只是想写段露骨的车来着ORZ........奈何想一出是一出,都好ooc啊,虽然看了那么多年的小yellow文儿,可轮到自己写就完全没了逻辑,随便放一段.........

https://shimo.im/docs/Eb8YMsGkzpku27cy/ 

【冷花】《艳色随拈》上

自己对于师尊总有些莫名的想法。

发现这一点时,冷剑白狐被自己吓了一跳。

引发冷剑白狐困扰的那日,花信风正在对面打坐冥思,忽而一阵风起,冷剑白狐顺着风看去,浅层的轻雪被裹挟着擦过花信风裸露的修长脖颈,撩起他披散在肩上的发。

蹈天桥明明是浸在雪里,可一时间,冷剑白狐竟然忘记了雪的味道,一缕风送着花信风身上的气息,带着寒意侵到了他的口鼻里,像是初绽冰花般的冷香。

冷剑白狐有些愣怔的看着他的师尊。

花信风的皮肤很白,白的,像他周身的雪,可眼角的红又使他比雪多了几分艳色,那是多纷杂的雪也掩不住的,令人印象深刻。

像师尊这样苍白的人,不论身上留下什么颜色,都一定都会很清晰,很漂亮吧,冷剑白狐想。

“徒儿,专心。”花信风淡漠的声音响起。

“是,师尊。”他听话的合上眸,努力压抑自己胡乱的思绪。

可是闭上眼后,一片黑暗的世界里,随着他手中剑锋一次次划破空气的尖利声响,花信风的耳尖、下颌,他的颈侧、锁骨,他的腰线的形状,都被从冷剑白狐的脑海中割裂出来。花信风身体的碎片像是盘颜料般杂糅在一起,在此后冷剑白狐望向花信风的每一眼中,都变得更加污浊。

不知挺过了多少日的悸动,冷剑白狐为了强迫自己不再胡乱思想,而将全身心都放在了习武之上,想用汗水洗尽脑中幻想出的一幕幕不可能,于是他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剑招,直到他略学有所成,在与花信风在那场痛快淋漓的训练战后,冷剑白狐力尽不支,倚剑强撑的半跪在雪地里,他僵硬的抬起头,隔着被汗水模糊的视野望向他的师尊。

四周寂静无声,不远处的师尊身姿挺立,深深浅浅的长发随肩散落在身后,勾勒出腰背的线条。

花信风静静的凝视着手中端持的衍那魔刀,他抬手抚上刀面,两指由刀身缓缓划向刀尖,视线也随着他按在刀身的指尖移动着,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然后便缓缓的对视上了刀尖所向的冷剑白狐。

那一瞬的冷剑白狐依然有些呆滞,他就那样撑着剑,仰头望着花信风。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看起来肯定很傻,但他已经没有太多心思去在意这一点了,因为他又想起了一切开始的那一日。

他半跪在雪地里,沮丧好像阵毒雾,在弹指间便堵塞了他的呼吸,他本以为可以逃避的,可以放弃的,在经历那么久后,不过花信风的一眼,所有努力就又回到了原点。

冷剑白狐知道自己起了反应。

他知道这很不应该,也很奇怪,但这次他却寻到了缘由。

他确信,在与花信风对视的那一眼中,他看到了些东西。

有些热度,有些兴奋,那些意犹未尽,或许是他冷若冰霜的师尊难得展现出的欲望。

那是由自己引起的。

冷剑白狐对此高兴又郁闷。

“徒儿,你之进步,令吾欢喜。”

花信风还是那般淡漠的声音,冷剑白狐的意识被勾了回来,他有些尴尬的眨眨眼,低着头站了起来。

“.....是师尊您教导有方........”

“吾期待你的成长。”

听着花信风踏雪而去的脚步声,冷剑白狐心乱如麻。

颜料盘内的碎片已经积攒的太多。

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压垮了。

——————————————————————————————

长这么大第一次写同人文(捂脸),真是改了又改,文笔还在努力锻炼中,希望能表达出我对花总的爱~

(碎碎念)有关今早的梦😂

【战场上,玉菩提露出他的原身弃天帝说“你们连吾都打不过,还想打倒吾儿?”


我当时好像是在一哥的视角,一哥被打趴了,然后续缘不知从哪出现,冲上去就把弃天帝给揍了。】


好迷啊………………


好像还梦到了太岁,但是起床就忘了hhh


啊,刚看完《最爱你的那十年》

刚刚看完最爱你的那十年,说一下观后感吧。


首先篇幅不长,两百多k,是我挺喜欢的长度,现在的文动不动就一兆多,本来就没什么耐心,还半天看不完恨死我了。


然后是内容,嗯,标准的狗血文,居然连白血病都搬出来了,哇,经典韩剧吗。然后就是死心塌地跟着爱着多年的人,不珍惜自己,还各种出轨,攻的形象真是塑造的1820 度全方位的渣啊。


本人这种纯虐套路的文看的实在是不多,上一次看到这种类型的,印象最深的好像还是初中时看的橙子雨的似爱而非。

啊,对了还想吐槽来着,这不就是be版的娘娘腔或者是受没死成生灵的似爱而非吗hh,这几篇文套路几乎完全一样,受一片爱意死心塌地,攻却各种出轨虐待始乱终弃,等到受跟人跑了(妈b!李程秀跟人跑了!跟人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死了都成魂儿了,才反应过来,咦这人怎么不再缠着我了?怎么不再听我话了?怎么不再事事顺着我了?不行啊!我忍受不了!他是我一个人的!(哈哈哈哈傻逼般的蜜汁占有欲,早他妈干嘛去了)

这种文,怎么说呢,看着虐蒋文旭确实爽(ง •̀_•́)ง,除了有些描述挺矫情的以外,确实戳了我挺多虐点的,看文这一会儿抽纸巾的手就没咋停过,但是看完好迷茫啊😂,从这几个角色身上找不到令人心心念念的闪光点啊,看完除了人渣蒋文旭以外就忘的差不多了,真的好没特色啊。


不过这文让我体会到一部分的真实感是,他们当年也是爱的轰轰烈烈,蒋文旭宠贺知书也是宠的死去活来,但是耐不住时间一久,就像是所有公主王子童话的日后谈一样,所有人依旧还是过着一天又一天的平淡日子,消磨着当初的激情,而激情褪去以后剩下维系两人的也就剩下亲情了,只剩下那种蒋文旭对于贺知书既然有了爱人的这个身份就理所应当的会长久陪伴在身边的亲人的诡异自信。

但毕竟家庭的组成还是要靠双方维持的,毕竟对方不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人家也没责任义务惯你那么久,更何况贺知书绝症缠身。我觉得他那还是对贺知书的依赖和占有欲,而他所谓的爱不爱,其实我看到后边蒋文旭嚎成那样也感受不出来。


但是相对的不真实感就是,你要真说现实里的话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遗憾收场吧?真的要是有心出轨的人里不说同性家庭,就是在异性家里有几个会去这么追老婆回来的啊,有子女的能付个抚养费就不错了,还扯什么谁是谁的唯一啊?十四年前?感情早磨光了好吧!谁不喜欢年轻的!真的是…………不说了,去他丫的现实,我还是在温暖的二次元里混吧,等明天找两个小甜文暖暖我受伤的心灵。


(碎碎念)印象曲+推文—白日事故by高台树色

原本是在循环Mo Jamil比赛版的iron sky,结果无意间看到他的比赛cut,随意拖动进度条就听到了这首Unsteady。


这版黑人小哥的有些撕裂的烟嗓,听起来还是蛮..........

说一下我为什么觉得它很适合白日事故吧。


到我看完的部分为止,对应的文是在这几段。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就整段都粘过来了.........)


  【“学长,坐这坐这。”
  陆鸣身边还有一个座位,易辙身边也还有一个。第一次,许唐成的思想在这种问题上短了路。
  易辙大概以为混在大家的目光中盯着他,不会被发现,但其实自从许唐成进了门,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束过于特别的目光。他不敢跟他对上,便从头到尾都在回应着一直招呼他的陆鸣。
  也是这份回避的心情,使得他在那双眼睛的紧密注视下,选了陆鸣身边的位置。
  易辙坐在他的斜对面,坐下后,许唐成边回答着旁边人的问题边抬头,也在今晚,第一次和他对上视线。
  始料未及的,他心里忽然一阵剧烈地疼。
  也是这别人都没注意到的一眼,让许唐成很确切地意识到,自己还是已经不可挽回地伤害了他。
  易辙就坐在那直愣愣地看着他。
  没有悲伤,没有失望,也没有委屈,就只是呆愣着,像是完全反应不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坐在最边缘,旁边的一个空位,像是隔开了他和所有人。】


(这里易辙失去回应的眼神真的是இ௰இ...........)


【 “唐成哥。”
  他要挂断,又被易辙叫住。
  “你再往后退一步。”那端,易辙的语调昂扬了许多,方才和他争论时都没有硬气起来的语气,却在这时变成了朔风中的旌旗,“你再往后退一步,我也能抱到你。”
  灯光是海洋中的,音响是宽广宇宙。易辙在他的镜头中由远及进,速度快到像是要撞进他的灵魂,激起他没有任何顾虑的呐喊。
  这部纪录片结束于镜头的嘈杂乱晃,地砖,鞋面,裤脚,还有叠在一起的两道影子,不讲秩序地涌成了热闹尾声。
    “多少秒?”
  “不知道。”
  许唐成整个人被纳在一个结实的臂弯中,有呼吸的热气,打着他的侧脸。
  多少秒,有什么重要呢。
  他们要撑一辈子的。
  “一定在五秒之内,我跑得很快。”他们这时多大胆,身旁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都没有松开彼此。
  “我能做到,但不是为了那件事。”易辙收紧手臂,告诉怀里的人,“只是为了你。我跑得很快,只要你答应,你站在哪,我都能抱到你。”
  十几岁的人说出的情话不是情话,只是,昨晚梦到了你,清晨起来,虫鸣鸟叫,餐桌上有一盘草莓,挑了一颗最好的,在放进嘴巴之前,忽然想要拿给你。
  于是拿给你。不辞万里。
  越过易辙的肩膀,许唐成还能看到那个阶梯。他来时风尘仆仆,停时依旧是光。
  十八岁。
  许唐成攥着易辙衣服的那只手越握越紧。
  原来他的少年是真的长大了。】


对应歌词几乎是全首,歌词里几段在不断重复,Hold,Hold on,Hold on to me,对应易辙就是他内心在期望许唐成的回应,希望这个他爱慕了许多年的人,能接受自己在这个偏执岁月里所积攒的全部深情,Cause I'm a little unsteady, a little unsteady,这里可以是许唐成在两人确定关系前,对于是否要接收这样一份感情,要不要爱上这个大男孩这件事的迷茫,也可以易辙彷徨在是选择更加接近,不顾头破血流奋力的捅破这层窗户纸,还是彻底掩埋起这一份长久的单相思,只为留在他身边的心情之间。


而在二人确定关系之后,If you love me, don't let go,联系开头后边两人肯定还会面对各种波折,那种对于感情的紧抓感也是..........


啊,还有一句.............Cause this house don't feel like home,这里猛然就让我想到了过年时,楼下闪着灯火响着鞭炮,和站在混杂着母亲叫骂声的漆黑房间里的望着这一切的易辙,在文中有一段过年时易辙妈妈在外面的一个男人找上门来,在门口发生了冲突,对门的许唐成在帮易辙解决了事情后,易辙妈妈在易辙的阻拦下依然在不服气的骂着撕扯着,而许唐成背后的家人们看到她主演的这场闹剧,易辙忍受不了这种反差在强行把妈妈拉回家里后,在床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醒来时饿的虚脱,但家里没有能填肚子的食物,灌了杯凉水打算出门时,看到了站在楼道里因为联系不到他不知等了他多久的许唐成。


哇,这种感觉就,怎么说呢,就这种环境下,这样一个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你,真心关照你这么多年,心疼你,理解你,还努力去回应你感情的人,我觉得,就真的是遇到光了,许唐成就是易辙的光啊。


再说句废话,高台树色太太的文笔真的是好棒好棒啊,等有时间要专门写一小篇吹她,太太真是我眼底心上的一线白月光,爱死了。

随手记一首宋声声相关的印象曲……

起因是写作业切歌的时候突然切到了Kesha的Praying,想起当时听这首歌的时候,我觉得不光是结合钱婆自身的遭遇还是曲调歌词本身,真的很适合在看宋声声的那段时听。


尤其是第二段高潮时尖叫般的高音真的一瞬间就让我想起了林辰和刑从连站在宋声声的录音室里,发现李景天歌里的那段惨叫声是用他折磨宋声声时的声音合成的时候,都是是饱含痛苦的声音…………


我看到那段的时候,正在大一军训,那天组织体检,晴天的午后,在站了半个小时军姿后汗流浃背的时候看到这段,惊的我浑身冰凉


然后跟人感叹了一下午“论李景天为什么能这么变态”


在看到宋声声的自杀后,真的是各种叹惋,他在全文几乎都没有正面出场过,但你单从人物侧写中就能感受到他有多棒,明明是那么温柔温暖的人,真的好可惜好可惜…………唉,我就不多吹了,因为有好多文笔好的大大写的人物评论特别棒,如果没看过犯罪心理的同学们可以看一下,虽然个人觉得林辰和刑从连在行动方面的装逼技能点的稍稍有点高,但帅还是帅的。啊,好像还有后边段万山的那段,不过具体剧情我都忘了ORZ…………


突然又想起宋声声的粉丝妹子们在废墟里边唱着他的歌边逃的那段,声声真的是能给粉丝们带来希望的偶像,再想想他与粉丝们这么多年的坚守,当时看的我哭笑不得又感动的不行。后边的那句【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真的是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有太多感想想说但反而凑不出词了,就是……哇靠…………好喜欢他啊…………


撒野之力与英语四级ԅ(¯ㅂ¯ԅ)

之前,就上上个月来着吧,看撒野的时候,在忙着复习四级,看的特慢,看到丞哥备考高考的时候,一下子被刺激到了,疯了似的学了一个星期,抽空又多看了几章,看到丞哥大飞高考完了,然后热情就黑犬黑犬的消退了…………


好后悔,手贱翻什么页!


……


之后又接着看,被俩人分手虐的死去活来滚来滚去的,接着又看到大飞备考四级,然后一下子又被刺激到了,疯了似的学了三天左右吧,又在吃饭的时候抽空翻了个几章,然后大飞就考完了0.0........我的热情………………


靠瞎翻什么页!!翻什么页!!!!!!

之后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学,老爸说那你把页翻回去不就得了,可是已经没有那种学习的冲动了😂


现在过几天马上要考试了,好方啊啊啊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