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薄凉

感谢每一颗小心心(˶˚ ᗨ ˚˶)

p1金光p23霹雳p4性癖


我是个变态

真好

空白的是虽然不雷但是还挺无感的

【砚欲砚】关于复出2

欲星移坐在椅子前仰着脖子任由砚寒清在脸上涂抹着。
“结束了?”
“嗯,还没。”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摸脸,又搓了搓手指道,“砚仔啊,我觉得脸上反光得有点厉害,是错觉吗?”
“是这几年海境的镜面抛光技术发展了。”砚寒清在他身后恭敬地说。
“唉,脸圆了也是技术发展的原因吗,真怀念生产落后的时代啊。”
“是您昏迷期间灵气吸太多的关系,蓬起来了而已。”
“我接受这个理由,所以你刚刚给我抹的是什么?”
“嗯,这是在下与霄王、锋王殿下商量后才找寻材料制作的,深海鲲油听说过吗?”
“.........?”欲星移的表情微微定格,他眨眨眼问,”相星九绝听说过吗?“
砚寒清僵笑着回,“这是为了给您补水啊。”
“是我睡变异了吗?有听说...

Q:回过头去读看的第一部耽美小说,是什么感受?

小学六年级看的第一本叫什么早忘了,但就是那个各种羞耻play+生子……被震撼了,原来还有这种play,原来男男还能生子……导致后面我的雷点都变得好低好低…………

【花千树x弁袭君/ABO现代AU】grief番外2

“我很喜欢晚上,安安静静的。”
“我还好吧,可惜不是猫,晚上看不清你的脸啊,尤其是这样的雨夜里。”

花千树伸手搂住弁袭君的腰,将他拉近,“不过好在路上也没人,公子也不会害羞,是吧?”

弁袭君用伞兜了下她的脸,“是啊。”
花千树被勾的撞上了他身侧,她绕到了弁袭君背后就是一个熊抱,将全身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公子真是不温柔。”
“如果那次你能选择对我温柔一点的话,我也是会温柔对你的。”
“还记着仇,公子是记仇鬼。”花千树小声嘟囔。
她比弁袭君稍稍高一点,正好将下巴垫在他的肩上,下面两条长腿还要小心翼翼的不踢到他,就只能扒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颠小碎步。
"你也不嫌别扭,过来好好走。"弁袭...

脑洞与吐槽

《如果泰玥皇锦武力值>欲星移》


因欲星移破坏了自己与鬼市的合作

泰玥皇锦愤怒的将他与一根胡萝卜条

一根青瓜条

一跟火腿肠条

醋饭

等一起卷进了紫菜


欲星移用发冠在寿司卷里挖了条密道

成功游了出来


《如果欲星移武力值>泰玥皇锦》


欲星移一招【相星九绝·巨门拓阴山】

将泰玥皇锦打的披散长发

欲星移按着她的头

伸手

抹掉了她的玫红色眼影


黑化debuff持续消减15s

黑化debuff持续消减14s

黑化debuff持续消减13s

……

净化成功

获得本方助力者一枚(怎么可能


发冠和眼影真是让我印象深刻

师相的...

关于复出

欲星移每夜临睡下前都要折腾好久
外面这层寄鲲鹏的伪装倒是好去
可里面同样繁复的这身却是自己实打实穿着的


不禁想起了砚寒清
临走前见到了这孩子毕生最勤奋的一次
像打了鹅血
一边念着【师相可是代表着海境的形象,出门一定要风风光光】
一边疯狂的往自己头上穿珠子别小卡子


这发冠
沉得他都怕现真身的时候站不稳给人跪下
那场景就很尴尬了


在帘幕里念诗号的时间
一半用来扶正发冠
一半用来稳定身姿
还得用功体努力打光
以免动作的影子映在幕布上


太难了


【拟物系列段子——温赤】养鱼

赤羽养了两条鱼

大的那条平时躺在水底
只露出白花花的肚子


其实它会眨眼
这对于鱼来说是件蛮新奇的事情
可很少有人见过
因为没必要


【鱼需要眨眼吗,
鱼需要游动吗?】
温皇在网里扭了一下,露出只眼睛看向玻璃外的赤羽。


【鱼还活着吗,
鱼要吃饭吗?】

【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不等温皇回答,赤羽冷漠的抬起网兜就要把它捞去丢


旁边那条粉粉的小鱼在网兜外拱来拱去
想把温皇顶出来

可是它一点也不配合

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

小鱼急得绕着网直转圈


赤羽看见顿时就心软了
他叹口气
把温皇从网里倒出来
用网沿戳它肚皮


【我记得我当时跟老板要的是条观赏鱼
结果这鱼忽然会眨眼说话吓人也就算了
观赏鱼观...

以下是看完战血天道21后的胡言乱语:


小肚兜

是姑娘

看这剧情她不会要跟千金少…………


只能招魂不能复生

那教授……?

招来是要干嘛?


教授飘在这边嘴炮

逍遥游站对面跳大神驱邪吗?


天师云杖真的好像棒棒糖

挥起来就跟小孩子要表演魔法一样

都不严肃了


四只小不点凑一块

真可爱


是鱼

是漂亮的鱼


虽然开了1080+

但还是糊

疯狂的打光和切镜

生怕我看清他全脸

还是华丽到我了


病养生长得挺好看的

可惜没了


血神

上回猜到会逃亡

不过居然一个人扛下来了

果然不会像我写的那么狗血


刀妹

你出本书吧...

《霹雳警局生活大爆炸》与印象曲推荐

季節は次々死んでいく——amazarashi

真的非常推荐用这首歌作为BGM来看至高至明日月太太的《霹雳警局生活大爆炸》


因为是一个不会太会抒发感受的人,所以只是记一下印象深刻的剧情点。

1.开始与月无波谈话到出来看到骨箫身旁的那辆跑车时素还真隐忍的愤怒,至与谈无欲谈正义裁判的那段。

2.一步天履寻愤怒的将剑子抵在墙上,”你看,你是喜欢他。”

3.被困在楼里时,谈无欲问素还真,再也治不好了吗。
【在东北之境卧底的时候,他的身份被拆穿,覆天殇花了足足一天半的时间,分别弄断了他的左腿、右腿和左手。 
从此以后,素还真就再也没在一线干过。】

4.素还真像诈尸一样从病床上弹起来,...

【苍竞】毒

BGM:Lullaby——The Cure


竞日孤鸣这条蛇。

黏在他脸上的是阴险的笑。


虚伪的两面派。

以为余光里看不到的脸上满满都是算计的颜色。


待在他身边的每一秒都要防。


喂我的苹果上沾着毒吗?

端上的茶里飘着的是毒吗?

点燃的蜡烛在火光外散发的是毒吗?


【你不可信。】

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


【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

纤细的毒蛇在耳畔轻声细语。


这是蛊惑。

可我分不出心去拒绝。


耳朵关上了。


他还冰凉。

只有我在发热、发烫。...


© 桑薄凉 | Powered by LOFTER